越南招聘

 找回密码
 注册,微信验证微信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97|回复: 0

越南有个“民间公安”破案组织 不是公安胜似公安

[复制链接]

1169

主题

1188

帖子

460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601
发表于 2019-10-14 10: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侠士”退出犯罪防治俱乐部



今天(2019年10月13日),越南南部平阳省土龙木市富和坊(phường Phú Hòa, TP Thủ Dầu Một, tỉnh Bình Dương)人民政府向外界公布,已经就“侠士”阮青海(Nguyễn Thanh Hải)申请退出富和坊犯罪防治俱乐部之事进行研究,关同意他退出犯罪防治俱乐部。



这是怎么回事呢?“侠士”又是个什么头衔呢?咱们先一起大概看一下阮青海谈到他要求退出犯罪防治俱乐部时怎么说,然后再交代“侠士”和犯罪防治俱乐部的由来:“我对于政府的做法有点意见,前不久开会的时候,政府方面竟然说我跨越地盘进行工作,还对我这种跨越地盘工作的行为进行批评。干脆我说退出不干了,我又不领这方面的工资,老百姓让我帮忙我就去抓罪犯,抓罪犯的时候还要限制不能超出地盘,这还怎么抓?”



“侠士”和犯罪防治俱乐部的由来



上世纪90年代,越南特别是南方地区黑社会盛行,单单依靠在编的公安力量根本不足以对付这样的局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1997年,平阳省土龙木市富和坊成立了越南第一支民兵自卫队(后来2004年时改名叫“犯罪防治俱乐部”)。



这些民兵自卫队队员都是自愿报名的,也没有什么工资领。面对犯罪分子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武器,都是赤手空拳与犯罪分子斗争。如果追究起来,也没有什么合法的地位,一直到2006年,平阳省政府才签发203/QD-UBND号决定书,正式确认“犯罪防治俱乐部”(也就是原来的民兵自卫队)是政府承认的一个民间组织,但仍然没有工资领,也不列入政府编制。







203/QD-UBND号决定书明确规定,“犯罪防治俱乐部”做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是帮助社区进行法治宣传工作;另一方面是在公共场所巡逻,在必要时制服犯罪分子。平阳省的这个“犯罪防治俱乐部”做得顺风顺水,很快影响就遍及全国。越南全国也就效仿平阳省,纷纷成立类似的不用发工资的“犯罪防治俱乐部”。



祸从天降



胡志明市当然也成立不用领工资的“犯罪防治俱乐部”,俱乐部里面的“侠士”都是热心为民的自愿者,除了嫉恶如仇的正直心之外,基本上都是尽量帮一帮在公安那里不容易讨得到公道的弱势群体。“侠士”们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发工资,做好事嘛,别人表扬几句也就受用得很了。



去年终于发生了一个意外事件,弄得这些“侠士”志愿者3死4伤,这对越南民众的心理是一个冲击:2018年5月13日晚,有4个男青年在胡志明市第3郡8月革命路的一家店面门前撬锁盗窃摩托车,一直跟踪这4个男青年的有5名新平郡“侠士”队员(如果非要严格遵守地盘原则,跟踪犯罪分子到第3郡算不算越界?)。



5名“侠士”队员一看见4名男青年下手偷车,就一边大声喊,一边与盗贼搏斗。没想到这4个男青年也急眼了,拿出身上的匕首就往手无寸铁的“侠士”队员身上乱捅,造成3死4伤(死亡的是队员阮文催和阮黄南以及另外一位热心市民,侠士队队长陈文黄和另外两名队员丁富贵、阮德辉负重伤,另外一位热心市民也受伤)。



事发之后,越南社会就热议这种现象:“侠士”队员不领工资,纯粹靠一腔热血来抓捕罪犯,还赤手空拳。所面对的犯罪分子大多数都在武器上有所准备,即使没法拥有枪支,但身上带一两把刀总是难免的。赤手空拳的“侠士”们面对不要命的小青年,总是讨不到多少便宜,一旦出意外死亡,又不属于编制内的人员,国家没办法给家属抚恤金。



有问题,找阿海



回到今天刚刚提出不干的平阳省的“侠士”阮青海,他今年47岁,1996年的时候偶然抓了一次贼:“那天,我骑着摩托车在去跟别人要建材款的路上,突然听到一个妇女大喊遭抢,仔细一看,看见一个妇女一边喊抓贼一边指着骑摩托车逃走的两个小青年,就赶紧追上去,把两个男青年的摩托车揣倒。”







“这时候,从旁边一辆大客车上下来一些热心的人,刚开始还以为我们飙车,随后知道我抓贼,就帮着我一起把那两个贼送到派出所。平阳省工业区很多,所以犯罪分子也多。刚好那时候平阳省土龙木市富和坊正式成立‘犯罪防治俱乐部’,我就自愿申请加入,和其他队员一起参加少量的训练,尽量为社会做点贡献。”



“就这样,我就做了十几年,完全独立自己做,没有工资,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所有的就是一颗打抱不平的热心肠,看见谁伺强凌弱我就受不了。后来,要求政府给我组建一个队,倒是凑起12个人,也是自愿的,做什么的都有:有做摩的的、有做苦力的,有做小买卖的、有做修理摩托车的。但过不久又都散了,因为这些人生活不易,找到挣钱的机会就忙去了,又只剩我一个人在做这个‘侠士’志愿者。”



“我就一个人独立做到2005年后,叫上附近的4个兄弟,又自发形成一个侠士小队。”就这么一个“侠士”阮青海,到2012年的时候一个人已经抓了600多名抢劫分子,如果把别的队员抓住的也算上,那就超过800单。2012年时,还获得国JiaZhu席颁发的三级战功勋章,就这样的勋章反过来又激励着阮青海把抓贼的活儿继续做下去。



越南社会有个有趣的现象:正规的公安是高高在上的,群众如果找他们帮忙,他们是一定要伸手要钱的,因为他们的工作本身就是花高价买来的,只有拚命不断捞到大钱,除了解决家里的花销之外,还得进贡给上级,以图不断晋升。因此,他们哪里有时间去抓什么街上的毛贼呢?



“侠士”免费抓贼,刚好把这个空档给补上。民众遇到摩托车被偷了,不是选择报案(反正报案也是白报,查不出来),而是选择来找“侠士”阮青海去帮忙破案。阮青海也因此忙得不可开交,到2018年的时候,很多找阮青海破案的民众都得排队才能轮得上向阮青海“报告案情”呢。



到2018年总结的时候,阮青海已经总共破了2000多起案件,抓住超过3200名犯罪分子。前不久主管“犯罪防治俱乐部”的政府官员召集阮青海等“侠士”开会的时候还要求他在抓贼的时候不要越界,他一气之下,就退出“犯罪防治俱乐部”不干了。



与胡志明市那几个死伤的“侠士”相比,他的结局还算是好的(也不知被他抓住的犯罪分子有没有找他报仇)。这些侠士本来生活就不容易,政府又不给他们发工资,死了之后又没有抚恤金,妻儿老小就失去了家里唯一的依靠,想起来还是令人唏嘘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你好越南

GMT+8, 2019-11-15 03:54 , Processed in 0.41904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